欢迎来到国家统计局四川调查总队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收藏网站
首 页  |  组织机构  |  调查数据  |  分析研究  |  工作动态  |  法规制度  |  统计公报  |  统计知识  |  统计文化  
透过数字看内江农民收入的喜与忧
国家统计局四川调查总队 2016年08月12日 来源: 查看原文
农民收入既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指标,又是检验农民脱贫的关键指标。近年来,内江农民收入增速在全省排位比较靠后,在川南五市排位也靠后。本文以2015年农民收入数据为蓝本,通过与全省、川南诸市进行比较分析,找准内江农民增收的差距,寻求内江农民收入较快增长的着力点,提出内江农民增收的建议,以期为党委政府实施精准扶贫,决战决胜建成全面小康提供决策依据。
一、内江与全省、川南诸市农民收入比较
(一)总量比较:高于全省,在川南居第四
2015年内江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现11428元,在全省排第10位,与全省平均水平(10247元)比高1181元;在川南排第4位,与自贡、宜宾、乐山比分别低660元、318元、221元,与泸州比高69元。从这组数据看,川南五市农民收入总量在全省中等偏上,但与第一方阵的成德绵还有较大差距(见图一)。

(二)增速比较:快于全省,在川南居第四
2015年内江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长9.7%,在全省排第16位,与全省平均增速比快0.1个百分点;在川南排第4位,与泸州、乐山、宜宾比分别慢0.6、0.2、0.1个百分点,与自贡比快0.3个百分点。从这组数据可以看出,川南五市农民收入增速分列第一方阵、第二方阵和第三方阵,内江和自贡排位靠后(见图二)。

(三)结构比较:四大收入对农民收入支撑作用各有特色
内江农村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为42.5%,在四大收入构成中比重最高,与全省比高8.7个百分点;在川南五市中比重居第四,与乐山、泸州、自贡、比分别低8.4、4.3、3.1个百分点,与宜宾比高7.1个百分点。
内江农村居民人均经营净收入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为33.7%,在四大收入构成中位居第二,与全省比低7.3个百分点;在川南五市中比重居第二,与宜宾比低11个百分点,与泸州、自贡、乐山比分别高0.2、0.7、3.3个百分点。
内江农村居民财产净收入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为1.9%,与全省比低0.3个百分点;在川南五市居第3,与自贡、宜宾比分别低0.5、0.4个百分点,与泸州、乐山比分别高0.1和0.4个百分点。
内江农村居民转移净收入占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为21.9%,与全省比低1.1个百分点;在川南五市居第一位,与自贡、泸州、宜宾、乐山比分别高2.9、4.0、4.3和4.7个百分点(见图三)。

农民收入结构比较(图三)
(四)贡献比较:四大收入对农民收入拉动作用各有千秋
2015年内江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加1010元,增额与全省比高110元,在川南五市中居第五位,与泸州、乐山、宜宾、自贡比分别低51元、43元、43元、32元。
2015年内江农村居民工资性收入拉动内江农民收入增长3.7个百分点,对农民增收的贡献率达38.8%,高于全省4.7个百分点,在川南居第4位,与乐山、泸州、自贡比分别低12.6、8.8、8.3个百分点,与宜宾比高11个百分点。
内江农村居民经营净收入拉动内江农民收入增长2.5个百分点,对农民增收的贡献率25.3%,贡献率低于全省10.2个百分点。在川南居第4位,与宜宾、泸州、乐山比分别低24.4、5.9、0.8个百分点,比自贡高4.9个百分点。
内江农村居民财产净收入拉动内江农民收入增长0.4个百分点,对农民增收的贡献率3.8%,低于全省0.5个百分点。在川南居第3位,与自贡、宜宾比分别低1.2、0.5个百分点,比泸州、乐山分别高0.7、1.0个分点。
内江农村居民转移净收入拉动内江农民收入增长3.1个百分点,对农民增收的贡献率32.1%,高于全省6.0个百分点。在川南居第1位,与自贡、乐山、宜宾、泸州比分别高4.6、12.4、13.9、14.0个百分点(见图四)。

四大收入对农村居民增收贡献率比较(图四)
二、内江农民收入的喜与忧
通过上面比较从数据层面可以看出,内江农民收入有喜有忧,但总体上看内江农民增收效果不理想,增长速度慢。
(一)内江农民增收可喜之处
一喜:2015年内江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虽然在全省排位比较靠后,但比全省快了0.1个百分点,实现了市委市政府的最低预期目标,值得可喜可贺。
二喜:2015年内江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总量排10位,处于第二方阵中游水平,但内江农民收入水平占全省农村收入水平的比重由2014年的111.4%上升到2015年的111.5%,上升了0.1个百分点,说明内江农民收入与全省的收入水平优势在进一步扩大,虽然扩大的优势不太明显,但在总水平相对较高的情况下实现优势扩大实属来之不易。另外,内江农民收入总量与川南总量排名第一的自贡的差距在缩小,占比由2014年的94.3%上升到2015年的94.5%,差距缩小0.2个百分点。
三喜:2015年内江转移净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在川南五市中最大,转移净收入对农民收入的贡献率在川南五市中也是最大,这表明转移净收入成为内江农民增收的最大的亮点,由于外出务工人员寄带回的收入占转移净收入的比重大和对转移净收入增长贡献最大,这表明内江农村劳务输出助农增收效果和优势非常明显。
四喜:2016年上半年内江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为10.3%,在全省居第13位,创近几年新高,与2015年上半年增速排位比提升2位,与2015年全年增速排位比提高3个位次。这说明内江农民增收取得了积极的可喜的效果。
(二)内江农民增收之忧
忧之一:2015年内江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扣除物价因素同比实际增长7.7%,与内江GDP比低0.3个百分点,未实现与内江经济同步增长的预期。
忧之二:2015年内江农民收入与乐山、宜宾农民收入总量的差距在扩大,占比分别由2014年的98.3%、97.4%下降到98.1%、97.3%,分别扩大0.2、0.1个百分点。
忧之三:2015年内江农民收入与泸州农民收入的总量优势在缩小,内江农民收入总量与泸州收入总量比由2014年的101.2%缩小到2015年的100.6%,一年之间缩小0.6个百分点。如果2016年泸州农民收入增速比内江农民收入增速快0.7个百分点,那么泸州农民收入总量将超过内江,内江农民收入总量将在川南垫底。
忧之四:内江农民务工收入拉动农民增收的动力将减弱。内江农民工工资水平在经过近几年快速提高后,已处于较高水平,就目前而言,进一步提高的空间较小;受老龄化的影响,内江农村剩余劳动力可转移人数或将迎来拐点;部分建筑业、制造业和产能过剩行业持续低迷,企业用工量减少,部分困难企业不得以关停或减少生产线,就业吸纳能力减弱;企业结构性用工矛盾仍然突出,“招求”两难的局面仍然存在。诸多不利因素叠加,导致内江农民工就业数量和务工收入水平正遭遇增长瓶颈,形成农民收入增速逐步放缓的格局,内江主要靠农民工务工增收的优势将逐步减弱。
忧之五:内江农民因精准扶贫增收的红利低于全省、乐山、宜宾和泸州。众所周知,精准扶贫将在资金上、产业上、就业上、基础设施建设上对贫困村和贫困农民进行大力扶持,对农民增收的拉动作用无疑是明显的。而内江与乐山、宜宾、泸州比没有国定或省定贫困县的优势,因此,内江农民因精扶贫而增收的红利低于全省和乐山、宜宾和泸州。内江扶贫攻坚对农民增收的拉动力将低于乐山、宜宾和泸州。
忧之六:内江与农民收入相关的经济指标增速相对较低影响农民收入增长。农民增收与人均GDP、一产业增加值、二产业增加值、三产业增加值、社会商品零售额等经济指标具有较强的相关性。然而,2015年内江这几个指标的增速除农业增加值增速在川南排位靠前外,其它的指标均靠后,因而导致内江农民收入增速在川南五市中排位较低,从这个角度看内江农民收入增速在川南排位靠后在情理之中(见表一)。

2015年川南五市相关指标增速比较(表一)

 
市名称
人均GDP
一产业增加值
二产业增加值
三产业增加值
社会消费品零售额
增速
全省排位
增速
全省排位
增速
全省排位
增速
全省排位
增速
全省排位
内江市
7.7
13
3.9
5
8.2
14
9.3
16
12.4
13
自贡市
7.8
12
3.8
13
8.2
14
10.5
4
12.1
15
宜宾市
8.1
11
3.9
5
8.6
11
10.3
7
12.6
10
泸州市
10.5
2
3.8
13
12.5
2
10.5
4
13.9
2
乐山市
9.1
5
3.9
5
9.8
6
9.4
13
13.3
6

 

三、加快内江农民收入增长的建议
通过内江与川南诸市农民收入的比较分析,内江农民增收的差距显现,产生差距最直接的原因是内江经济发展速度相对缓慢,造成内江农民收入增长速度相对过慢,形成农民收入总量与乐山、宜宾的差距在扩大,追赶自贡的进度过低,与泸州优势缩小过快的不良局面。要改变目前内江农民收入不良局面,唯有加快内江经济发展。
(一)以重振内江老工业基地为契机,加快工业经济转型步伐,提高工资性收入
要用活用好国家关于内江老工业基地的政策,创新思路,发挥内江产业基础扎实的优势,加快内江工业转型,达到内江工业提质增效的目的;要加大农民工技能培训,制定更加实惠的农民工返乡创业政策;要进一步加大“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政策扶持力度和大力扶持“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发展。实现内江经济,科学发展,加快发展,快速发展,从而增加就业岗位,消化因威钢去产能、煤矿关停而造成的就业岗位的流失以及返乡农民工的就业岗位。确保农村居民工资性收入较快增长,扭转内江农村居民工资性收入速度放缓和对农村居民收入贡献下降的不利局面。
(二)以农村产权综合试点改革为抓手,加快农业现代化发展步伐,提高家庭经营净收入和财产净收入
因内江农业生产经营分散化、细碎化现象突出,“空心村”现象较为突出,农村劳动力较为缺乏,加之农产品供给侧短板日益显现,农产品销售价格“天花板”和生产成本“地板”效应明显,造成2015年内江农村居民的农业净收入下降2.8%,在川南是唯一负增长的市,抑制农民收入增长。因此,要以农村产权综合试点改革为契机,深化农村产权制度改革试点,总结推广市中区成功模式,大力发展现代农业,加强土地流转,积极推广农户土地入股模式,解决用林权、房产权和土地经营权融资的难题,变资源优势为经济优势,使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真正成为土地家庭承包经营改革后的另一农村经济发展动力,从而拓展农村居民增收渠道,提高农村居民财产净收入,在不同程度上还可增加农村中老年群体务工收入,提高工资性收入。
(三)以“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为载体,加快旅游业发展步伐,提高工资性收入和经营净收入
旅游经济是“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有效载体,也是农村居民提高工资性收入和经营净收入的最佳途径。因为,外市游客到内江旅游要吃的,要带的,要看的,要耍的,都与农村居民息息相关,都能带动内江经济发展。因此,内江经济要实现超越发展必须加快旅游业发展的步伐。
一是要加强内江旅游科学规划,合理布局。坚持内江旅游开发建设项目“先规划后建设”的原则,高起点、高标准、高质量编制旅游发展专项规划,并加强与全省、川南和全市旅游总体规划、新农村建设规划、农林业发展规划等的衔接。
二是要完善旅游基础设施建设,加快景区景点连接道路的提升改造,解决“最后一公里”交通瓶颈,提升旅游可进入性。要加快公共服务设施建设,加快旅游点游客中心、停车场、旅游标志标牌、旅游厕所、垃圾处理等公共设施建设,优化旅游环境。
三是要加快餐饮、住宿等旅游接待设施建设,培育特色餐饮门店,大力发展乡村民宿、野奢酒店、慢餐和“鸟巢屋”等新业态。
四是要研究制定扶持乡村旅游业发展的专项政策,为乡村旅游业的发展提供政策保障,重点解决乡村旅游启动资金投入不足等问题。设立乡村旅游发展专项资金,加大对乡村旅游业的导向性投入,加大对适宜发展乡村旅游的村落和旅游扶贫示范点的支持。
五是要突出张大千、范长江、内江甜城等文化品牌建设;要突出资中木偶、隆昌夏布、威远牛灯舞、资中盘破门功夫、威远民歌等民风民俗推介;要突出内江“寡妇”面、内江鱼、威远和隆昌独具特色的羊肉汤、资中的兔儿面和鲢鱼等吃文化;要突出亚州第一的威远穹隆地貌的独特自然风光的招商引资开发;要推广隆昌城市管理的成功经验,提高全市城市管理水平。
 
 
 
相关附件    
Copy right 2015 scnbsso.sc.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家统计局四川调查总队网站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四川调查总队
蜀 ICP 备1300128号
为了获得更好的浏览效果,建议您使用IE8.0及以上版本浏览器登陆本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