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统计局四川调查总队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收藏网站
首 页  |  组织机构  |  调查数据  |  分析研究  |  工作动态  |  法规制度  |  统计公报  |  统计知识  |  统计文化  
四川生猪产销各环节利润分配情况
国家统计局四川调查总队 2016年09月16日 来源: 查看原文
生猪产业是畜牧业重要的组成部分,四川作为生猪生产大省及调出大省,生猪产业的健康发展不仅关系到城乡居民“菜篮子”的稳定,也关系到全国生猪产业的发展以及农民增收。近年来,四川生猪价格波动频繁,几度起伏的猪价影响了整个产业链的利润分配,尤其是肥猪价格较高及价格较低的年份,养殖户利润波动剧烈,并极大的影响了生猪养殖户的生产积极性。
为弄清生猪产销各环节利润情况,国家统计局四川调查总队组织了达州、攀枝花、广安、邛崃、富顺、武胜、蓬溪、乐山市中区等20个市、县,对当地生猪产销各环节在不同年份的利润分配情况进行调研。期间共走访了100余家养殖场(户)、32家生猪贩运企业及个人、18家屠宰企业(户)以及54家零售商贩。调研结果表明:无论猪价高低,养猪户盈亏交替、贩运户屠宰户只赚不赔、零售商稳赚最多。当前四川生猪产销各环节利润分配并不均衡,“养猪一年不如卖猪一天”的现象普遍存在,养殖环节是整个产业风险的最主要承担者,而零售商的利润最为稳定和丰厚,且各环节各自为战情况突出,配合程度有待加强,这也是导致生猪产销各环节利润分配不均的重要原因。
一、四川生猪市场价格与效益概况
近来年,受产能结构调整影响,生猪价格波动频繁。自2011年出现价格高位之后,2012、2013及2014年连续三年价格低位运行,养殖户亏损严重,至2015年下半年价格才逐步回升,2016年生猪价格持续高位运行,生猪养殖再次迎来了久违的盈利春天。
受价格起伏影响生猪养殖效益也同样大幅波动。从2013年开始生猪养殖进入两年多的亏损期,猪粮比长期在“五区间”运行,并一度跌至五以下。尤其是2014年,猪粮比仅为5.27:1,全年平均每头肥猪净亏损200多元。其中,猪粮比最低水平出现在2014年4月,猪粮比跌至4.6:1,当月每头肥猪平均净亏损300多元。直到2015年下半年,生猪养殖才扭亏为盈。2016年随着生猪价格走高,养殖效益逐渐向好。至2016年5月,猪粮比达到9.5:1的历史高位,此时每头肥猪平均盈利超过800元。
图1:2013年1月至2016年8月生猪、仔猪、猪肉价格变动

 

图2:2013年1月至2016年8月猪粮比走势
从图中可以看出,四川生猪价格和养殖效益极其不稳定,亏损年与盈利年相差很大。与生猪价格大幅波动相比,生猪产业终端零售价格的变化幅度相对较小。测算发现,2013年1月至2016年8月,四川生猪价格的波动幅度【(最大值-最小值)/平均值】达到60%,同期猪肉价格波动幅度仅为45%,而同期仔猪价格波动幅度达到97%,波动更为剧烈。生猪价格的波动并未完全传导至下游产业。
二、生猪产销各环节利润分配情况
整体看,生猪产业各环节在不同年份的利润分配差异较明显,尤其是生猪养殖环节,为此我们调查了在生猪养殖利润较低年份(2014年)、持平年份(2013年)和较好年份(2015年下半年或2016年上半年)时,生猪养殖、贩运、屠宰以及零售环节的利润分配情况。
图3:生猪产业各环节利润分配情况
(一)生猪养殖环节利润波动极大
价格波动影响最大的是生猪养殖环节,且不同养殖方式之间的利润差异也比较明显。
1. 效益较低年份。在生猪养殖效益较低的年份,自繁自养的养殖户每头生猪平均亏损180元,其中,大型养殖户亏损达到210元/头,中型养殖户亏损170元/头,小型养殖户亏损160元/头,散户亏损180元/头。按仔猪出生至育肥猪出栏180天计算,自繁自养的养殖户每头生猪日均亏损1元。造成大型养殖户亏损更加严重的原因主要是生产成本过高,这里主要包括人工成本以及在产能过剩条件下饲养大量能繁母猪的成本。在这种情况下,生猪养殖的规模优势基本不存在,反而是规格相对较小,但技术条件较好,雇佣工人较少的中小型养殖场损失更小。
在购进仔猪进行饲养的模式下,养殖户平均亏损120元/头,其小型养殖场亏损100元/头,散养户平均亏损140元/头,按仔猪长至育肥猪出栏120天计算,购进仔猪饲养的养殖户日均亏损为1元/头,这与自繁自养的养殖户亏损相同。
因此,在亏损年份,无论何种养殖模式,养殖户日均亏损基本相同,大型养殖场及散养户亏损略高,此时生猪生产无规模效应可言,而且大规模养殖场产量更大,亏损更为严重。
2. 效益持平年份。在养殖效益基本持平的年份(盈亏很小),自繁自养的养殖户平均收益为60元/头,其中,大型及中型养殖户为平均盈利70元/头,小型养殖户为盈利60元/头,散户盈利50元/头。按平均出栏180天计算,自繁自养的养殖户日均盈利约为0.33元/头。虽然不同规模养殖户每头平均利润较为接近,但大型养殖户可以凭借规模优势,通过扩大饲养量增加收益。
在购进仔猪饲养模式下,养殖户平均收益为35元/头,其中,小型养殖户为平均盈利50元/头,散养户为盈利20元/头。按出栏120天计算,购进仔猪饲养的养殖户日均盈利0.3元/头。
因此,在利润持平年份,两种养殖模式在整体效益上差异并不大(差异主要在仔猪成本),但养殖规模扩大可以带来头平利润的增长,且规模户可利用其产能优势,扩大产量,增加收入,规模效应有一定的显现。
3. 效益较好年份。在养殖效益较好的年份,自繁自养的养殖户平均收益约为500元/头,其中大型及中型养殖户为平均盈利550元/头,小型养殖户平均盈利480元/头,散养户平均盈利400元/头。按平均出栏180天计算,自繁自养的养殖户日均盈利约2.75元/头,此时利润水平很高,规模效应明显。
在购进仔猪饲养模式下,养殖户平均收益225元/头,其中,小型养殖户为盈利230元/头,散养户为盈利220元/头,二者相差不大。按出栏120天计算,购进仔猪饲养的养殖户日均盈利1.88元/头。
因此,在养殖效益较好年份,两种养殖模式的利润收益相差明显,自繁自养模式比购进仔猪饲养模式每头猪多盈利0.87元。规模越大每头生猪利润越高,规模效应十分明显。
这主要由于在生猪价格走高时养殖户补栏积极性增加,此时往往一猪难求,导致仔猪成本很高,而自繁自养的养殖户可以减少这部分补栏成本,从而扩大了养殖利润,拉大了两种养殖模式的盈利水平。
综上可以看出,生猪养殖效益在不同年份变化幅度很大,且不同养殖模式和养殖规模的利润水平也有一定的差距。在价格较低年份,规模养殖效应不明显,不同养殖模式的日均利润水平基本相同,但在效益持平或较好的年份,规模越大养殖利润越高,规模效应越显著。
(二)运输环节利润基本稳定
与生猪养殖环节利润大幅变化不同,生猪贩运环节在不同年份的收益变化不大,基本稳定。在养殖效益很低、效益持平以及效益较好的三年中,生猪贩运环节的平均利润分别为40元/头、42元/头,以及50元/头,即随着生猪养殖利润的好转,生猪贩运环节的利润也有一定的增长,但变化幅度相对较小。另一方面,生猪价格走高也意味着生猪产量的减少。因此贩运商在收猪数量上也出现了一定变化。从平均水平来看,在养殖效益很低、效益持平以及效益较好的三年中,贩运商平均每天运输的生猪数量为63头、62头和59头。因此,对于贩运商来说,生猪产业利润好转并没有带来如同养殖环节那样丰厚的收益,但在生猪养殖效益极低的时候,也同样可以保持比较稳定的利润,只赚不亏。
(三)屠宰环节利润相对稳定且变化与养殖环节相反
目前四川省从事生猪屠宰行业的商贩有企业也有个人屠宰户,且在屠宰过程中,很多企业或个人将猪下水等回收变卖,因此屠宰环节的利润从每头几元钱至几十元不等。综合来看,屠宰环节的总利润变化与养殖环节相反,即在养殖户收入较好的年份,屠宰收入偏低,而养殖户收益较低的年份屠宰收入较高。在养殖户效益较低、持平、较好的三个年份里,屠宰企业(户)屠宰一头生猪的平均利润分别是26元、27元和29元,不同年份的变化差异不大。但从屠宰数量来看,三个年份的平均屠宰数量分别是125头/天、98头/天和94头/天。因此,在生猪养殖利润较好的年份,由于猪源相对紧缺,屠宰数量明显减少,日均利润也明显减少。而在生猪养殖效益很低的年份,受产能过剩的影响,猪源较多,屠宰数量较多,日均利润也较为丰厚。
(四)零售环节利润最为稳定和丰厚
零售环节作为生猪产业链的终端,其利润最为稳定且丰厚。在生猪养殖效益较低低、持平和较好的三个年份里,零售商售卖每头生猪的平均利润分别为200元、220元和250元。由于猪肉的市场需求量基本稳定,因此虽然三个年份里猪肉价格有一定波动,但零售商日均出售的数量基本稳定在1.3-1.5头/天,即零售商日均利润稳定在300元左右。猪肉零售可以说稳赚不赔,且随着猪肉价格走高,利润进一步增加。
三、当前生猪产业利润分配存在的问题
(一)养殖环节承担了行业的主要风险
在生猪产业的各环节中,养殖户的利润极不稳定,且承担了整体行业效益变动的主要风险。前文分析提到,在价格较好年份各养殖环节收益最好,其他环节也有相对稳定的利润,而在价格较低年份,贩运、屠宰、零售各环节的均可保持稳定的利润,而养殖户则亏损十分严重。
一是由于养殖户缺少议价能力。生猪价格较低的时期,往往都是生猪产能过剩时期,此时猪源较多,养殖户处于被动地位,缺少话语权。而一些中小养殖户,尤其散养户出售肥猪主要靠猪贩收购,他们掌握最新的市场价格信息,还会采取压价方式赚取部分差价,这进一步加重了养殖户的亏损程度。因此一些养殖户在价格低迷时由于亏损严重而退出养猪行业,这进一步导致了产能大幅调整,加剧生猪价格变化,不利于生猪市场的稳定。
二是由于生产时间较长风险加大。一头猪从出生到出栏需要六七个月的时间,这段期间内,农民必须承受肉价波动、饲料价格起伏、动物疫病、融资利息等各种风险。而其他环节的效率很高,肥猪从出栏到屠宰上市一般仅需要一两天的时间,且商贩交易能“随市调价”,风险相对较小。
(二)各环节之间配合程度不高
从调研中发现,生猪产销各环节各自为战的情况突出,各环节为了自身利益最大化不断向前后两端施压,彼此之间相互博弈、各自为战,配合程度不高。典型的例子就是今年6月中旬出现的屠宰企业集中打压猪价事件。在今年生猪效益一路走高、部分养殖户联合抬价的情况下,屠宰企业因利润减少而不悦,最终通过集中屠宰大批“牛猪”的方式联合打压猪价,并带来了一定的市场变动和紧张情绪,不利于生猪市场稳定发展。
目前四川省生猪产业专业合作组织发展还不健全,没有形成利益连动的整体,各环节之间配合程度不高,并进一步导致了利润分配的不平衡。
(三)居高不下的人工成本加重企业负担
近年来,人工成本高居不下,并进一步压低了生猪产销各环节的利润。调查显示,目前人工成本约占每头生猪养殖成本的5%,虽然看起来所占比重并不大,但其呈现出逐年上涨的趋势,进一步加重企业负担。
其他方面,人工成本占每头生猪屠宰成本的40%以上。人工费用是屠宰企业的主要成本,在猪价走高、猪源偏紧的年份,屠宰企业收益明显减少。同时,受《劳动法》等法律法规的约束,企业不能轻易裁员压缩成本,因此很多屠宰企业在利润下降时还要承受雇佣人员过多、产能过剩的压力。
四、促进生猪产业利润分配合理化的建议
一是鼓励适度规模养殖经营,促进寄养、代养模式发展。从分析中可以看出,在利润较低年份,中小型养殖户仍能保持较小的亏损程度。其生产稳定,应变性较强,对于改善养殖模式,提高生产效益有明显的促进作用。另一方面,进一步鼓励“公司 农户寄养”、“公司 农户代养”等多种养殖模式的发展。该模式有利于保证养殖户,尤其是散养户的收益,对生猪生产稳定发展、降低小型及散养户的风险有积极作用。
二是提高生猪产销各环节配合紧密度,促进畜禽养殖产业链优化升级。生猪产销各环节各自为战情况突出,并进一步加剧了各环节间利润分配的不平衡。因此,应进一步提升各环节的配合紧密度,提高运输、储藏和加工能力和生产效率。规范生猪市场收购行为,帮助养殖户与贩运、屠宰及零售各环节建立稳定的合同关系和利益联合机制。同时鼓励规模养殖户根据自身条件有效延伸产业链,减少中间消耗,降低成本,促进畜禽养殖产业链优化升级。
三是强化生猪生产技术和市场信息服务体系,促进生猪产业健康有序发展。畜牧部门要加强生猪生产的技术指导,特别是对小型及散养户加强引导和服务,防止其养殖规模的非理性扩张。帮助养猪户树立“逢贵莫赶、逢贱莫懒”的思想,积极培养其进入市场、分析市场的能力。进一步做好生猪、猪肉价格监测工作,同时加强对生猪定点屠宰部门的监控,杜绝恶性的、无序的市场竞争。
四是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建立生猪生产稳定发展的长效机制。加大生猪政策扶持力度,以项目带动生猪产业发展。重点支持现代化规模养殖场、生猪良种工程建设、规模养殖场无害化处理等项目建设;加大金融信贷支持力度,简化信贷手续,满足生猪养殖户资金的需求;提高村级动物防疫员补助标准,稳定防疫员队伍,保证生猪产业健康发展。
 
相关附件    
Copy right 2015 scnbsso.sc.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家统计局四川调查总队网站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四川调查总队
蜀 ICP 备1300128号
为了获得更好的浏览效果,建议您使用IE8.0及以上版本浏览器登陆本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