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统计局四川调查总队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收藏网站
首 页  |  组织机构  |  调查数据  |  分析研究  |  工作动态  |  法规制度  |  统计公报  |  统计知识  |  统计文化  
老周的“微幸福”
国家统计局四川调查总队 2015年08月03日 来源: 查看原文

国家统计局南江调查队 王伶俐

  刚调来队里,听同事们聊起老周的时候,总会格外添加上“幸福”两字的特别定语,对“幸福老周”的好奇不经意间就烙在了心底,令我长久以来似信非信又不由自主的审视着“老周的幸福”。

  统计是他的唯一,也是全部。

  早在读初中的时候,老周就对统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86年,他如愿以偿考入四川省统计学校,从此,统计为他打开了一扇大门,引领着他一头扎进了数字的海洋,乐此不惫。80年代,基层统计队伍里少有经过专门学习的统计人才,扎实的统计理论功底和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让这个年轻人很快就成为了单位的“顶梁柱”,先后承担农业、工业、投资、人口普查、经济普查等重要业务。多岗位锻炼让他迅速成为统计部门的年轻“行家”,参加工作不到三年,就担当起县统计局综合核算的重任。

  老周不仅肯干,而且特别能“吹”。朋友们调侃他的成绩“不是干出来的,是‘吹’出来的”,“圈子”里至今仍然流传着他“吹”的故事。有一年,在县政府常务会讨论制定县域经济发展五年规划的专题会议上,全县综合经济的“家底”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各部门提供的统计数据相互“打架”,无奈之下,县长让统计局派熟悉业务的工作人员来“说说”,没有一点准备的老周被直接叫到常务会上,一番如数家珍有理有据的全县经济数据解读,不仅让所有参会领导折服,而且各部门负责人也心服口服,无可争辩。会后,一位领导心存狐疑,安排政府办:“把统计局小周会上说的那些数据仔细核实一遍,我看他一张纸也没带,脑袋里不可能装那么多数据吧”。他哪里会知道,痴迷统计的老周有一特别爱好,喜欢随时随地收集统计资料并烂记于心。政府办的工作人员一番核实下来,一数未差,无比惊叹。从此,老周的名气不胫而走,县里很多人都知道统计局有个“数据脑袋”。出了名的老周婉言谢绝了好几位来“挖宝”的部门领导的好意,他说:“离开了统计,我可能什么也不是”。

  他有点“傻”,却常被点赞。

  时间一晃到了2008年,刚刚完成体制改革的南江调查队,仅有的2名职工承担了全队事务,由于人和事的突出矛盾,致使多项业务在全省亮起了“红灯”。时任县统计局副局长的老周早已是县里的“统计专家”,统计业务操持得顺风顺水,局里正在为他呈报晋升主任科员职级的报告,好几个单位也向他递来橄榄枝。这个当口,他却出人意料地申请到小小的调查队工作,关心他的同事和朋友都骂他是地道的“傻瓜”,他却傻笑着说:“统计局不差人,业务工作底子也很扎实,而调查队真的很困难”,然后坚定的递交了调动申请。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农调队是老周从学校迈入统计大门的第一个站口,那里浸泡着他太多的苦乐与汗水,留存着他对统计的太多牵挂与梦想,那份深埋于心的调查情结,让他无论如何也不忍心眼睁睁的看着南江队“掉队”。一晃五年过去了,在老周的盘点下,南江队的多项业务从原来的“达标”一路攀升为全省一等奖,2013年,南江住户调查点作为全省调查队系统基层基础工作经验交流学习现场。而老周的“面子”却从全县的“大圈子”缩水为仅有几个人的调查队“小圈子”,副科职级也仍然还在“原地踏步”。如今,再谈及那次选择,他说:“看到自己热爱的事业一天天的成长,就是我的最大收获与鼓励,我不后悔”。

  去年冬天的一天,母亲来电话说老父亲身体不太舒服,让老周回去一趟,可那几天单位正忙着年报,分管业务的老周实在脱不开身,想着等忙过了这几天再回去吧。谁料75岁高龄的老父亲这一次却没能再等着他,半夜里心脏病突发走了,留给老周永远的愧疚。一天下午,回老家料理后事的老周拖着疲惫的嗓音打电话给我,让我马上把办公室的笔记本电脑带给他,我特别奇怪,偏僻老家办丧事干嘛火急火燎的要电脑呢?禁不起我一再追问,老周才说:“退耕还林业务年报明天该报表了,数据审核和调查分析还没弄好,我想晚上抽点时间处理一下,免得耽误了年报”。我突然没忍住对电话那端的老周发了一通火:“年报的事情单位会安排好的,这几天你别操心了”。那个冬日的午后,一种酸涩的情绪莫名的弥漫在我的心头着,久久的挥之不去。

  “傻气”的老周也有很棒的一面。调查对象推拖报表,记帐户不愿记帐,业务上碰“钉子”了,这些同事们眼里的“难事儿”总会被他侍弄得“服服贴贴”的,大伙儿也都敬佩的称他为“周老师”,记帐户们谈起他的时候总会竖起大拇指,称赞他是地道的好人。

  他辛苦着,也快乐着。

  老周是地道的山里农民娃,对工作和家庭都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在单位,他是同事们的好朋友,坦诚爽直,热肠侠肝;回到家里,他是父母妻女温暖的依靠,做得一手好家务,勤俭孝义;在朋友眼里,他却出了名儿的“抠”。有一次,20多年未见面的同学出差顺道来看望他,两个人在地摊上要了几个小碟子,喝了几大碗稀饭,花了60元钱,就算是老周对同学的款待,他乐呵呵的说:“几碗稀饭照样能盛下同学的深情厚谊”,但我却常常看到他悄悄的给困难记帐户塞钱送东西。这些年,老周身边的同学和朋友转的转行,跳的跳槽,都奔着能挣钱的行道去了,年近半百的老周依然守着一摞摞统计调查报表,依然奔走在田间地头、农家院户和社区企业,依然过着清贫而忙碌的日子。他说:“统计教与我的,不仅是容纳与豁达,还有忠诚和爱”。

  由于长年从事大量的数据核算和报表工作,经常加班熬夜,近几年,老周的视力下降得特别快,眼镜换了好几副,抽屉里面新添了一枚放大镜,一头浓密的黑发也几乎掉光了,变成了“周光头”,不到50岁的他看起来更象是60多岁的老大爷。一次,老周参加同学儿子的婚礼,被不认识他的新娘子称呼为爷爷,成为亲友们茶余饭后的笑谈。然而,最让老周欣慰的是:前年,女儿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一所知名大学,在选修第二专业的时候,她选择了统计。女儿说:“我爱统计,我的身体里永远流淌着统计的血”。

  近30年的统计生涯,那一万多个日日夜夜会淹没多少故事啊?繁复的报表,枯燥的数据,辛劳的调查,丝毫没有磨减他对统计调查的热情。

  写这篇短文的时候,正是炎热的盛夏。昨天,老周带领我们刚刚去韩岭村挨家挨户摸“门扣子”完成了“千村调查”,今天又起了个大早,到离县城60公里外的鲁班村搞粮食测产估产,顺路去了沿途的住户调查点访户。说是访户,在老周这里却“变了味”,更象是去看望熟识已久的老朋友,逐家逐户家长里短的盘算收支,查看帐本,问粮食收成和生活困难,一天的时光在奔走中暮色渐浓,车子载着我们返回在蜿蜒的乡间道路上,清凉的晚风吹淡了满身的倦意,同事们一路上余犹未尽的畅谈着各自的见闻:“张家经营着果园子,建起了气派的小洋楼;老王家养黄羊,过上了好日子......最馋的是村里永远清甜的井水、新鲜的蔬果、芬芳的空气和香喷喷的农家饭菜......那里的人们多么幸福啊!”

  什么是幸福呢?大概万千个人就有万千种不同的体悟吧!百度将幸福划分为三个维度——快乐、投入和意义。而老周的幸福似乎来得更为简单一些,不是金钱,也不是权力,而是一些小小的快乐和喜悦,细微得如同我们每天都会呼吸的空气,似触碰不及,却又真切的存在,是潜藏于平淡统计工作中的点滴收获与成就,是随行在平凡人生旅途中的从容与坚守……写到这儿,一股感动的暖流泉涌而来:千千万万份象老周一样的“微幸福”汇集在一起,不就是奔流不息的天下统计调查的“大幸福”吗?

(笔者手记:老周,名周文辉,现任南江调查队副队长,从事基层统计调查工作27年,先后在原南江县农村经济社会调查队、南江县统计局和南江调查队工作。曾多次荣获国家统计局,省、市、县人民政府和统计部门表彰。)
 

相关附件    
Copy right 2015 scnbsso.sc.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家统计局四川调查总队网站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国家统计局四川调查总队
蜀 ICP 备1300128号
为了获得更好的浏览效果,建议您使用IE8.0及以上版本浏览器登陆本站点